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日本经贸援助能否助蒙古脱离困境?

说到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中国经济放缓,蒙古肯定有资格争夺受到“最沉重打击”这一无人想要的头衔。

煤炭、铜、铁矿石、石油、黄金和锌占这个中亚内陆国家出口的绝大比例(第二大出口品类是动物毛)。总体而言,对华出口占蒙古出口总量近88%。

全球矿业放缓也减少了流入蒙古经济的外国直接投资(FDI)。

然而,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相信,它为这个步履维艰、严重负债、人口仅300万的国家至少找到了一丝安慰。

穆迪分析师安努什卡?沙阿(Anushka Shah)将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访问蒙古视为一项“信用利好”事件。

安倍晋三与蒙古总理其米德?赛汗比勒格(Chimediin Saikhanbileg)签订了一系列基础设施协议,包括建设一条通往蒙古最大煤矿之一塔本陶勒盖(Tavan Tolgoi)的铁路线,以及一个将利用日本优惠融资建设的机场。

日本还有可能提供更多预算支持;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日本的官方发展援助占2013年蒙古得到的援助总额的37%,使日本成为蒙古最大捐赠国。

安倍晋三访问蒙古之前,日本国会今年5月批准了一项贸易协议,将在10年内免除日本对蒙古96%出口的关税(目前只有不到1%的日本对蒙古出口免关税),并确保蒙古出口至日本的所有商品免关税。

沙阿表示:“与日本加深经济和外交关系有利于蒙古的信用状况。”

“除了双边贸易流动改善和资金援助将会带来的较长期利益外,更紧密的关系将支持蒙古平衡其依赖中国和俄罗斯经济援助和贸易的努力,这正是蒙古所谓的‘第三邻国政策’的目标。”

尽管改善对日关系是可喜的,但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杯水车薪。

根据穆迪的数据,2014年,日本与蒙古双边贸易额总计为3920亿美元,约占蒙古贸易总额的4%。

然而,两国贸易严重偏向于日本对蒙古出口,蒙古对日本出口仅占蒙古出口的0.4%。正如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蒙古87.9%的出口流向中国,鉴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而且长期来看中国将从工业发展转型为消费者社会,蒙古的出口形势远非理想。

拟议中的预算支持可能被证明比扩大双边贸易更重要。

沙阿表示:“这种支持如果能够到位,将有利于降低蒙古的外部脆弱性,这种脆弱性在过去一年显著上升。”他补充称,由于储备“单薄”,该国日益依赖与中国央行(PBoC)达成的双边互换安排来满足资金需求。

随着多笔债务将于2017年、2018年和2022年到期,穆迪的外部脆弱性指标(衡量到期外部债务偿付与外汇储备之比)达到令人担忧的203.7%。

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首席全球经济学家查尔斯?罗伯逊(Charles Robertson)表示:“数据本身告诉你违约可能性很大。”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突显了蒙古困境的严重程度。正如第二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该国的净外部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惠誉评级的108个国家中排名第二,高达129.8%。只有冰岛的负债比例更高。

另外,根据该指标负债最严重的第三和第四个国家——希腊和塞浦路斯,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拥有强大央行购买其债券所提供的缓冲,这压低了它们的借款成本。

惠誉预计,到2017年,蒙古的债务负担只会略微减轻,至该国GDP的119.8%,同时经济增速将从2010年至2014年14%的平均水平放缓至约4.5%至5.5%。

鉴于蒙古的困境,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新兴市场货币策略部全球主管Win Thin提出,蒙古的信用评级将面临下调。

根据最近发布的最新数据,按照布朗兄弟哈里曼的前沿经济体主权评级模型,从2015年第三季度至第四季度,蒙古评级被下调两级,至B-。这比穆迪的B2级别低一级,较惠誉和标普(S&P)的B+低两级。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评级的37个前沿经济体中,蒙古倒数第三,低于阿根廷、莫桑比克和萨尔瓦多,仅排在黎巴嫩(蒙古只是略高于黎巴嫩)和乌克兰之前。

“蒙古面临巨大的评级下调风险,”Win Thin表示,“当初他们真的受益于中国故事。如今增长已放缓,他们面临高通胀和经常账户赤字,饱受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所引发的冲击波。”

“很多国家都遭到了这种冲击,但蒙古应对这种情况的记录短得多。”

Win Thin表示,布朗兄弟哈里曼给出的B-评级“还不算违约区间,但相当接近违约”。他预测的基线情形是,蒙古将会(如果该国选择的话)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协议,以改革行动换取贷款。

今年5月,蒙古确实与矿商力拓(Rio Tinto)就该国大型铜和金矿奥尤陶勒盖(Oyu Tolgoi)第二期50亿美元地下项目的开发达成了协议,此举被视为偿还国际债务(或者可能为这些债务争取再融资)的必要行动。

然而,外界担心,蒙古执政的“超级联盟”(一度将该国几乎所有76名议员团结在一起)的最新分歧,可能会进一步推迟针对50亿美元的塔本陶勒盖焦煤矿的国际投资,这是另一个被视为对蒙古政府财政收入至关重要的大型矿业项目。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