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中国使印度“转向美国”?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战略曾深受媒体诟病。在这位美国总统提出该战略之际,中东正需要更密切的关注。人们的疑虑应该会随着本周达成的一项跨太平洋贸易与投资协定而有所减轻。虽然仍有种种障碍需要跨越,但环太平洋地区12个国家达成的这项协议体现了地缘经济的力量。

透过望远镜的另一端,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美国并非唯一一个正在亚洲进行战略调整、以因应中国崛起的国家。也许我们应该谈论一下亚洲的“转向华盛顿”(pivot to Washington)战略。

在参加由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德国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Foundation)组织的为期一周的印度调研期间,我想到了这一点。此行中安排了许多与政治家、政策制定者及学者的会面,目的是要弄清楚“印度在想什么”。对许多欧洲人来说,答案无疑令人沮丧。印度人或许会购买德国的工程技术、法国的飞机,但大国政治博弈中,欧洲只是扮演一个小角色。人们认真思考的是中国和美国:前者被视为威胁,而后者私下被看作一个不可或缺的盟友。当然,这两件事是相互关联的。

如果不是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将显得微不足道。自2014年5月上任以来,这位印度总理已出访过20多个国家。原有的关系得到巩固,新的关系也建立起来。莫迪不乏雄心。21世纪常被称为“太平洋世纪”。他想改变这种局面。我们应该谈论“印度洋-太平洋世纪”(Indo-Pacific century)。

印度官方叙述为该国的外交政策确立了两大支柱。第一个支柱是经济发展与地缘政治影响力之间的必然联系。印度政策制定者夸口称,印度现在的经济增速快于放缓中的中国经济。而且,中国正在走向老龄化,印度的人口结构有望带来年轻人的活力。言之有理,但印度经济规模仅相当于中国经济的一小部分。要赶上中国需要有像样的基础设施、外国投资以及尖端技术,凡此种种。

因此,莫迪每次的海外出访都伴有经济层面的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白宫受到国宴招待后,莫迪就来到加州,向硅谷巨头们兜售印度梦。莫迪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都信奉强人领导者的理念,但使两国关系进一步深化的是一种默契——日本与印度能够一起做生意。

第二个支柱是周边关系。以前的印度领导人在处理与较小邻国的关系时一直比较专横。与巴基斯坦的不断冲突消耗了两国无数资源。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国、不丹等国被认为应该为新德里的利益让路。莫迪做了一些改变。与巴基斯坦之间因克什米尔问题造成的长久僵持将一直是印巴紧张关系的根源,虽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但他明白,大国最好应在本国的周边地区减少混乱。

在印度的官方外交政策叙述中,对中国地区雄心的担忧较不明显。北京方面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拉拢印度的邻国。习近平“一带一路”战略的目的是要把中国打造成超一流的欧亚强国。对印度而言,通向欧洲的丝绸之路的重新开通以及进军印度洋的中国人让新德里感觉像被包围;而这样做的正是因仍存在争议的边界问题曾与印度开战的中国,也是巴基斯坦一贯的支持者。

莫迪不得不用经济合作平衡这种担忧。对印度而言,中国是一个尚未被利用的投资及基础设施技术来源国。然而,北京的雄心也使得新德里与日本、澳大利亚的关系进一步深化,与越南、菲律宾及印度尼西亚打造了新的关系。贯穿这些关系网的主线,是对与自信的北京抗衡之道的探寻。

莫迪的“转向华盛顿”战略也是这种形势的一部分。印度对美国的态度将永远是矛盾的。印度国内仍有人向往冷战期间领导不结盟运动带来的“战略自主”。印度人可以发自内心骄傲地称,印度永远不会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联盟体系中的次要伙伴。历史上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也很重要;与莫斯科密切合作的传统在共产主义失败后依然延续下来。

然而,只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民主国家能够为印度这个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提供所需的投资和国防装备。而且,美国是遏制中国力量的首要保证。二战后的欧洲一体化是在美国主导的安全保障下才成为可能。亚洲新兴的联盟体系也有类似之处:其可信性取决于与美国的关系。

印度首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曾评论说,外交政策是经济政策的产物。他说得对。莫迪的“印度洋-太平洋世纪”梦想能否实现取决于经济现代化。然而,观念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在抱着狭隘的世界观几十年后,莫迪领导下的印度正在成为一个开始重塑亚洲均势的大国。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