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一位前投资银行家的自白

干我们这一行的人——研究分析师或者股票经纪人——都提出过我们自己再也不愿提起的建议。在最糟糕的时刻,它们在谈话中冒了出来。这个时候,你通常是坐在梅费尔区(Mayfair)的某个办公室里,向一位拥有几百万身家的对冲基金经理解释,他的投资究竟哪里出了错。你把话题扯得太远,或者表现得有点自满,惹恼了他,于是他打断你的思路,像毒蛇一样阴森森地问道:“关于你推荐买入Amalgamated Widgets的事呢?”


你知道Amalgamated这个季度以来已经下跌了16%;你能做的只有拖延。在你等着这阵子难堪过去的时候,你还幻想着要不说实话算了。


这可能不是一个单纯的错误。你也许为了讨好某个人而做出买入建议。因为说老板的大客户坏话而树敌的人是得不到升迁的。位高权重的人可以从各个方面帮助你。据说,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所罗门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的电信业分析师杰克?格鲁曼(Jack Grubman)曾经提高一项评级以迎合该行的首席执行官,他希望这位老总可以帮忙让自己的孩子进入一所贵族幼儿园。(桑迪?威尔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格鲁曼被终身禁止从事证券业工作,但拍马屁还可能在没有明显越界的情况下使你做出不正确的判断。或许Amalgamated的老板将在你组织的某个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当你发出邀请时,你觉得买入建议没问题,但那是在该公司发布两次盈利预警之前。


随后就是忽视。你本应在两个月前就调低Amalgamated的评级——你知道这一点,但正好赶上了财报季,管理层不在的日子,连续数周都在忙一宗永远不会成功的首次发行上市(IPO)。


当你终于有时间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你不得不面对整个行业都一团糟的局面。Amalgamated的所有竞争对手都同样糟糕甚至更为严重。但你的老板要求过,所有建议都必须基于行业相关的基础之上;这些制造商中必须有一家被评为“买入”。或许还不只一家:基金经理不希望和分析师谈论他们的“持有”建议。


与客户驱动的买入建议不同,屈从于此类压力至少是你自己愚蠢的错误。和你谈话的那个家伙知道得很清楚,Amalgamated是你的客户名单中最大的对冲基金持仓最多的公司。负责该头寸的基金经理为人傲慢,听不进不同意见。所有人都建议买入Amalgamated,因为没有人希望收到潮水般的抗议电邮——这将是下调评级的后果。分析师们和其他所有基金经理在酒吧里碰头,讨论他们对Amalgamated的真实想法。而他们往往也会坦言自己对其最大持仓者的看法。


倒霉的股票分析师对尴尬并不陌生,即便在他的建议真实不掺假的情况下。或许当你提议买入Amalgamated的时候,从逻辑上、从财务上来说都非常合理——业务发展稳健,一个明显会提升估值的因素就在眼前。然而,出于你不理解的某些原因,这种分析并未奏效。如果你在管理资金,你会立即止损(或者被你的风险经理逼着止损)。但你没有管理资金。下调一只不断下跌的股票——不久前你刚刚上调了它的评级——是很尴尬的。因此你坚持买入评级,数次下调目标价,希望没有人注意到这些,然而这是徒劳的。所有的买入建议,大概有一半都有着诸如此类的故事。因此明智的基金经理不会关注研究简报角落里的“买入/卖出/持有”建议,除非作为谈话的开场白或者对过分自大的经纪人的惩戒。


但这些东西仍被发表,仍有大量经验不多的投资者把标题当回事。随着自动“抓屏工具”的发展,已发布的建议所发生的变化,很可能会和旧时一样重要。如果在投资者受到伤害后,监管机构会找上门,“没有人把这种东西当回事”的观点将是站不住脚的。


含有“买入/卖出/持有”字眼的标题受到严厉的监管,基本上却没有多大价值。或许会有勇敢无畏的股票经纪人带头冒险尝试,废除这些建议。


本文作者曾是一位投资银行家,目前在股票研究机构Frontline Analysts任高级研究顾问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