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美国抵制亚投行是战略性错误

Img413522625.jpg

奥巴马政府对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的消极反应是一个战略性错误。虽然中国的一些举措可能带来不稳定,需要美国进行抵制,但亚投行的倡议本应受到欢迎。

美国在反对那些受欢迎且有望取得进展的冒险倡议时应该小心谨慎。战场上的失利不会建立信心。此外,亚投行的目的——发展亚洲的基础设施——是一个很好的奋斗目标。世界经济需要更多的增长。许多新兴市场热切希望通过降低运输成本、增加能源供应、加强通信网络以及供应清洁用水来提振生产率和经济增长。

亚投行恰恰提供了一个加强美国创建并维持的国际经济体系的机会。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亚洲开发银行(ADB)前副行长金立群在华盛顿寻求过建议。他与一位曾担任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治理专家的美国律师进行了接触。他还接触了另一位美国人,后者曾担任世行中国业务局局长,后来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如果亚投行的确威胁到了美国领导的多边经济秩序(正如其反对者似乎相信的),那么其中国创始者也是选择了一种令人好奇的开放、合作的方式进行。

1163E307AD472367AD1AB5BFA4D2CCE5.jpg

有很简单的方法将亚投行与现有的多边机制联系起来。2011年,世行在新加坡创建了一个基础设施开发中心,研究如何使公私合作更有成效,并以一项10亿美元的基金作为支持。

即便美国决定不加入亚投行,它也可以承诺提供支持,如果亚投行与新加坡中心一起汇聚起了经验、分析能力和融资的话。世行与多个伊斯兰、阿拉伯及欧佩克(OPEC)开发银行和基金建立了类似的合作伙伴关系。总部设在马尼拉、由日本人领导的亚开行也可以帮助亚投行。

这种网络化的合作伙伴策略将有助于亚投行实现高质量运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动了一场大胆的反腐运动,因此,亚投行应该也会想要跟随他的脚步;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在警示腐败以及利用透明度降低风险方面已经学到了很多。所有多边银行都已达成一致:任何被一家银行取消未来竞标资格的企业将被所有银行拒绝。所以,亚投行应当坚持同样的原则。

现有的多边机构拥有鼓励公平竞争的采购实践。要分辨亚投行是否对竞争性招标持开放态度相对容易。我们可以假定中国并不希望浪费自己的资金。如果中国或亚投行确实做了糟糕的投资(像在委内瑞拉那样),它将付出代价。

奥巴马政府可以强调基础设施建设的具体环境挑战。例如,应该对在湄公河或其支流上修建用于发电的水坝进行特别审查,因为这类项目对这里的独特生态系统有风险。亚投行或许可以资助前沿基础设施和保护工作,如为野生动物提供庇护的走廊。

同时,亚投行可以帮助世行和地区性银行分析它们的治理实践和控制为何增加了成本、程序和延误。竞争可以是良性且具有启迪作用的。

美国需要从这一尴尬经历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为推动全球经济提供一个机遇,并为支持自己的计划提供大量融资。若在塑造变化中的国际体系时丧失主动权,那会是美国的最大错误。美国应该善于将新的前景与现有秩序联接起来,以满足新的需求。这种历经多年才能获得的技能、洞察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美国强大的外交资产,不应该被白白浪费。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