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安倍欲借“超级妈妈”提振日本经济

东京——北岛千明(Chiaki Kitajima,音译)是这里一家广告公司的高管,有三个儿子。她说,当怀上第一胎,自己不接受减少工作时间及产假结束后降职的安排,还陈述了公司应该提供育儿补贴的原因时,老板颇为震惊。


“我不得不争取让他们相信,支持我是一笔有利的投资,”她说。如今,47岁的北岛千明是她所在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但她说,在她这个职业级别上,职业母亲依然比较少见。


日本首相希望改变这一点。并且针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困境,他有一个解决办法:超级妈妈。

0023ae82cb0c123fa67359.jpg

近来,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一直鼓励日本女性拥有一切。报酬丰厚的事业。孩子,而且最好不止一个。


在这个兼顾工作和家庭历来特别困难的国家里,安倍晋三许诺为像北岛千明这样的女性创造便利,方式是提供更多由国家出资的儿童看护服务及其他措施,以培育一个“所有女性都能发光的社会”。通过鼓励职业女性来解决日本人口规模不断缩小,劳动力日渐减少的问题,是他重振经济整体行动的一部分。在日本上季度出人意料地陷入衰退后,日本经济看上去非常不稳定。


然而,考虑到根深蒂固的社会和企业惯例,他的承诺很难付诸实践。尽管日本职业女性所占比例一直在稳步上升——现在已超过了美国的水平——她们的收入往往明显少于男性。职业母亲尤其更有可能退出劳动力大军。


安倍晋三必须克服偏向男性的企业文化,这种根深蒂固的文化重视漫长且固定的工作时间。他所在的保守派政党也不太可能成为女性的捍卫者。


十年前,时任首相森喜朗(Yoshiro Mori)表示,为了工作而推迟生育的女性是在自私地“享受自由”,并称应取消那些没生孩子的女性领取公共养老金的资格。在安倍晋三2006年至2007年的第一届政府里,一名负责卫生事务的大臣称女性是“生育机器”。


去年夏天,因为以高喊“快结婚吧”及“你就不能生个孩子吗?”的方式奚落一名女议员,东京都议会(Tokyo Metropolitan Assembly)的一名执政党议员不得不道歉。


9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消除性别差距的重大举措,会让日本的经济增长速度提高四分之一个百分点。在一个过去二十年里平均增速不到1%的国家,这不是个小数字。


“日本只有一半人口在工作,这样如何能在国际上竞争,”为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女雇员举办职业研讨会的前投资银行家藤原树子(Mikiko Fujiwara,音译)说。她表示,自安倍晋三开始向企业高管发出赋权于女性的呼唤以来,对她的服务的需求增加了。“以前,他们认为不值得花钱专门培训女性,但现在变了。”


从以往的表现看,安倍的立场并不坚决。今年9月,他任命了五名女性内阁成员,创下了女性入阁数量之最。然而,她们中的多数人都属于安倍晋三政党中社会保守主义倾向最严重的派系,这个派系反对女权主义的诉求,比如改变日本皇室只有男性拥有继承权的规定,以及允许丈夫和妻子保留各自的姓氏。其中两名女性内阁成员因为竞选资金丑闻于10月辞职。


安倍晋三最初的一项计划也遭到了猛烈攻击。他提出了将无薪产假延长到三年的方案,这个想法似乎反映的是在日本曾一度盛行的观念,即女性需要“经常拥抱她们的孩子”,直到孩子蹒跚学步。但这样长时间不工作可能会让职业发展脱离正轨。


“休三年产假的想法很愚蠢;没人想那么做,”记者佐藤月美(Rumi Sato,音译)说。她是研究日本上班族妈妈的《了不起的妈妈们》(Amazing Mothers)的作者。“女人想要知道,当她们重返工作时,可以回归正轨。”


安倍晋三最具体的政策措施专注于儿童保育。日本大城市的儿童保育资源短缺。安倍政府正努力结束一些孩子因为没有名额而被幼儿园拒之门外的状况,将在2018年3月之前新建40万所幼儿园。政府还在设法放宽限制外国保姆和勤杂工的移民规定。


安倍晋三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他重提了一个10年前被提出的、基本上已经被遗忘的目标,那就是在2020年前,企业和政府内30%的“管理岗位”应该由女性担任。他还在劝说——而不是要求——上市公司任命至少一名女性董事。


不过,安倍晋三基本上把制定计划的任务留给了企业自己,因此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日本的逾3600家上市公司中,超过80%没有女性董事。


一些企业表现得十分积极主动,它们打破了日本不同岗位间的严格壁垒,这些壁垒限制了文员和其他职业发展空间不大的劳动者所拥有的机会,而这个群体中多数是女性。移动运营商KDDI已经开始为每位高管指派两名副手,男性和女性各一名,这个想法是从IBM借鉴过来的。


这家企业还在提供更大的灵活性。43岁的内海嘉名芽(Kaname Utsumi,音译)在KDDI的人力资源部管理着15人的团队,她说,三年前,在与她在同一级别的女性中,她是第一个休完产假仍然能继续担任管理岗位的人。


她的丈夫也在这家公司工作,他每天把他们的儿子送到托儿所,有时也负责接他回来。她每周会有两天提前下班,五点半就离开公司,但她说,自己通常会在家里加一会班。


“挺难的,”内海嘉名芽说。“但如果你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你肯定不想放弃。”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