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可靠的采购公司

中国外贸成绩"被低估" 提供“利好”和机遇

最近媒体曝出国际有一个“新统计法”,中国的外贸成绩被大幅“调低”,媒体制作的标题为“新算法‘颠覆’全球贸易格局中国并非第一贸易大国”。

  这个消息看似中国成绩“被低估”,其实,这个“新算法”,更为准确地反映国际贸易的实际情况,对中国的外贸发展还是提供了“利好”和机遇。

  “世界第二”的成绩,好是好,可“树大招风”了,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今天,不少国家就“盯住”中国了,据不完全统计,约80%的“反倾销”、“反补贴”案指向中国。

  其实,明眼人尤其是专家们明白,“中国进出口量世界第二”这个数据,是根据传统算法得出的结论,并未反映出中国在加工贸易中对产品提供的增加值非常有限的现实。比如,苹果手机在中国加工、组装,再到国外市场上出售,它的187.51美元出厂价(2010年)全部计入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总值,但这187.51美元当中其实真正属于中国的增加值只有几美元,绝大部分则归美国(占主要部分)与日本、韩国、德国和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所有。

  事实上,这种以国境线为统计基础的算法,在全球贸易之初,确实较能反映真实的国际贸易状况,但在全球化不断加深、跨国投资、产业转移带来的中间品贸易所占比重越来越大的现实情况下,往往导致重复计算,不仅扭曲了中间品贸易的本质,更夸大了全球贸易失衡的严重性。

  因此,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世界贸易组织(WTO)去年共同开发出了“贸易增加值统计体系”,这一算法与传统算法的区别主要体现在统计口径上。以2009年的数据来看,根据传统算法,那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为2.49万亿美元,美国为3.54万亿美元,中国为美国的70%;而根据增加值统计算法,中国增加值贸易总额为1.61万亿美元,美国为2.69万亿美元,中国为美国的59.8%。根据比例推算,以这种统计方式,美国2012年的进出口总额仍明显高于中国,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 市场经济发展,全球化是一种趋势,全球化的主要和重要的表现,就是国际贸易。随着新技术的发展,全球化不断推进。马克思对生产力推进全球化早有预言:“由于机器和蒸汽的应用,分工的规模已使大工业脱离了本国基地,完全依赖世界市场、国际交换和国际分工。”(《哲学的贫困》,《马恩全集》第4卷第169页)新技术革命把新产品不断推向全球各地,目前全球贸易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进入市场的新产品。全球化进展有两个重要的物质基础,一是专业分工和合作的发展,跨国公司的出现和发展,被称为“世界大同”的重要“载体”;二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出现的超大型、超高速和集装式的现代运输工具的出现,及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出现和广泛运用,大大推进全球化进程。这半个多世纪的外贸增长超过经济增长几乎一倍,亚洲“四小龙”、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都表现出这种经济运行的迹象。我国这32年GDP增长为年均10.03%,外贸则约为年均20%。

  外贸是全球的市场经济方式的资源配置,有一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根据掌握技术、资本、劳动力、各种自然资源、市场、可开发的土地等要素的不同禀赋与多寡,在全球范围中“优胜劣汰”、“互通有无”的选择和配置。以中国来说,我们有“低廉的劳动力”,有幅员辽阔的土地,有市场经济制度的“空白域”,我们缺的是资本、技术和管理等要素。我们所说的“人口红利”、“改革红利”(即市场制度的构建)在全球化过程中,世界尤其是发达国家和资源丰厚的国家,依据他们的技术、资本和资源的优势,也共享了中国的这些“红利”。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说,十大“推动力”把世界碾成一个“平台”,这些“推动力”主要是互联网技术的力量,其中也有生产方式的“推动力”,“离岸经营”就是其中之一,即世界各国的生产需要资源配置,这种配置不一定在本国、本土,而是选择各种资源最优化的地方进行配置,这就有了“离岸经营”。“离岸经营”这一章中,弗里德曼用的就是“中国案例”,也就是中国是国际资源配置最好的地方,各国都把生产“要素”集中在中国“配置”,这就使得中国对外贸易有着长足的发展。

  传统统计法与“增加值”统计法的重要区别,前者是离国境的出口总额,后者是“增加值”的数据。根据商务部的数据,中国出口中有60%是加工贸易,主要是对零部件进行组装加工,然后出口至国外,这部分出口产品需要大量的中间品为基础,也即需要经过多层价值增加之后,产品才会进入中国进行最后一道程序——组装,之后出口至其他国家。在加工贸易中,中国对整个产品实际上提供的新的增加值非常有限,但因为是在全球产业链的最下游,出口时将整个产品的出厂价计入中国的出口总值中。传统统计有一个很尴尬的事实:中国出口额很大,但实际的增加值不多,按照OECD-WTO的推算,实际增加值不足原有出口总额的六成。

  笔者以为,外贸统计的“新算法”出台,“中间增值部分”反映更为清晰,有利于中国在外贸方面不再“那么突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低调些”,使得人们不那么“盯着”我们,给我们的发展提供一个更为公平的国际环境。

       当然,据笔者观察,经济统计方式常常是“新老并行”的,如“GDP”统计方式和经济实力的“PPP”(购买力平价统计方式),都会采用的(据专家预测,按照“PPP”计算,中国将在五年以后经济总量超过美国,2012年中国GDP为8.1万亿美元,美国15.8万亿美元)。以后,在外贸方面肯定也会这样,而传统方式一般还处于“主流”的方式。不过,有了新方式,对更为真实地理解中国外贸还是提供了一个值得肯定的统计方式,我们在一些场合需用好这方面的“利好”。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
Guangzhou Dechun Trade Ltd. Company